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

周东明:于瘸子

  梨园界有个说法“能者演,不能者教。这是说,大角儿能演,能唱,能叫座,但是不能教。可是有那么一些人,专工教戏。这些人也做过科,起初也演戏,有的还是角儿,挂过头牌。

  于瘸子早年在北京的富连成科班做过科,玩艺儿学的规矩瓷实,后来与别人搭班应工武生。

  于瘸子最喜欢杨小楼的戏,那时,凡是杨小楼贴演的戏,他要场场必看,一边看,一边揣摩。

  于瘸子演出经验丰富,虽然不识字,记忆力好,戏路宽,又聪明,就落脚在松州城,教戏。

  一天早上,于瘸子正在家喝茶,三胜戏班儿的管事来了,说,于老板,我们家的班主,请您去戏班儿一趟。

  戏班儿来了一个杨派武生,今天晚上打炮,戏码是杨小楼的《英雄会》可是没有人会这出戏,请您过去,给说说戏。

  于瘸子掏出怀表看了看,说,不成,东横街“复生隆对夹铺对夹,八点钟才出炉,我要吃了对夹才能去,不能等,就另请高明。

  于瘸子到了戏班儿,就开始说戏。谁都没想到,这出杨小楼多年不演的戏,于瘸子竟然能把场次穿插,人物位置,锣鼓经,扮相行头,做唱念打,包括砌末的摆放,都说的纹丝不差。

  当然了,杨派戏路,出场亮相,不是你这样硬拉架势,而是这样,一低头,再一仰头。于瘸子说着走了一遍。

  站在一旁的人,看于瘸子做了一遍,都打心眼里佩服,那一招一式,虽说简单,但是利索漂亮。

  嘿嘿,我还真头一回听说,你说了算,这出戏今儿我把场,我说了算,要不的话,就另请高明吧。于瘸子说着,抬腿就要走。

  那天晚上,最后还是按于瘸子说的戏路来的,黄天霸一出场,台下就是叫好不断。

  半个月后,有天晚上,二道街口“竹溪茶馆的朱老板,来找于瘸子,拉着他去看当天晚上的开锣戏《连环套》。

  这是戏班儿李老板家少的,李老板託我找您,请您给按杨老板的戏路规矩规矩,人家给大价钱啊!

  戏班儿李老板想请于瘸子,给儿子归拢归拢身上,学点杨小楼的戏,于瘸子没答应,这事就撂下了。

  于瘸子纳闷儿了,以往戏班儿只要来了杨派的角儿,李老板都会打发人给他送票,今儿是怎么啦?

  那天晚上,演的戏码也是《连环套》于瘸子一看,心里连连叫好,这个武生无论扮相,功架,腔调都有杨派武生的味儿。

  刹戏了,于瘸子往外走,一眼碰见了李老板,朱老板也在一旁站着。李老板忙打招呼,哟,这不是于老板吗?

  于瘸子想装没看见李老板,赶紧走人,一见李老板上赶着和自己打招呼,臊眉耷眼的应了一声。

  不错,真正的杨派武生。于瘸子一见李老板问起这个事儿了,就提起了精神头儿。

  这时,站在李老板身旁的朱老板一躬身,对李老板说,时候不早了,我也和于老板走了。

  周东明,内蒙古作协会员,内蒙古小小说沙龙副主席,赤峰市小小说创委会主任。小小说、散文、随笔散见《小说选刊》《百花园》《草原》《小小说选刊》《小小说月刊》《北京晚报》和金雀坊网刊,多次获奖。

  金麻雀网刊投稿邮箱:,首次投稿请附简介、照片、微信号,以便联系。自愿投稿,文责自负,本平台不退稿,不采用已被原创保护的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