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

昆明滇池边从西藏搬来了一个集市美食、唐卡、藏戏琳琅满目

  在小学课本儿里,西藏是布达拉宫,是神山和圣水,圣洁的白色哈达,是占全国1/8国土面积的高原大陆,是常被考的习题。是那个躺在中国西南角的最遗世独立的地方。

  可念想隔着绵延的山和湖,是平复不下来的。怎么办?把当年件件都不离的七字变更成柴米油盐酱醋茶,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条捷径,借由对饮食文化的体味,更快速地靠近和融入风土。

  昆明华邑酒店做了一件事,他们把西藏传统食物完整地移植到了昆明。一同带来的,还有最具历史感的传统剧目和唐卡。

  藏式饮食其实并无多少花俏,气候条件和生产生活方式的制约,决定了藏族人独特的饮食习惯,酥油,茶叶,糌粑,牛羊肉算作西藏饮食的四宝,都是见字如见面的食材。

  说藏民是最为酷爱饮茶的民族,绝不为过。常言藏人的血液里,一半是酥油茶,一半是甜茶。不管从哪儿看,茶都是藏民饮食文化里最具特殊地位的头角儿。

  属于西藏的味觉记忆里,排头号的定是酥油茶。装满酥油茶的那只壶,是藏胞最具特征的生活符号。乳褐色的油花儿蒙着面,隔在充满脂肪的下层液体和你的口鼻之间萦绕浮动,入口腔四壁,是薄盐激出的浓郁油脂香。顺喉而下,是被包庇裹袭的温暖。

  如果酥油茶的味道和您八字不符,还有甜茶压身。谁说四川人才是最热爱泡茶馆儿的第一名?不见得。不信你打听看看扎在拉萨大街小巷的甜茶馆。如果说酥油茶是拉开藏民生活的第一道幕,那甜茶才是剩余时间里的常规主角。

  糌粑是藏民的传统主食之一,和内地人民的米饭,北方人民的面食一样,一日三餐里都少不了它。名字不常书面见,实际上就是青稞炒面。青稞面晒干,炒熟,磨粉,再搅和酥油,红糖或白糖,奶渣以及奶茶。

  而我们尝到的这口糌粑,佐以生鲜牦牛肉酱,面食和肉类搭配在一起,滋味有多无敌,尝一尝才会知奥妙。

  糌粑,酥油,一口茶,对于藏民来说,这就是一顿最简单的高原野餐。朴素简致的餐食,基于基本的饮食需求,却远远广阔于“好吃”的定义。

  藏民爱吃肉,且吃得粗犷又彪悍。要说制作,无非烹煮,切割,最后吃下去。作为藏、蒙、回等少数民族地带喜爱的传统食物,各地真章又有不同。宁夏、内蒙、甘肃、新疆朋友们都在为自家羊肉争取“我们的羊肉最好吃”时,我们已经为邻居西藏的羊肉暗自称叹了数不清多少回。

  赶紧寻一位健谈的朋友,一起去昆明华邑酒店吃肉,因为他们有最大的可能,抢不赢你下手吃肉。不过你看看伴在肉食旁边儿的根茎食物,土豆软糯,玉米也四散香喷喷的肉脂奶香。

  瞧见上头的绿色香料碎了吗?我以为是什么西洋香料,一打听,原来是野葱。你没吃过?我也没吃过,没见过,甚至没听过。事实上,你踏遍了整个昆明,即使寻到号称最正宗的藏餐厅,你也见不着他的踪影。厨师说了“您遍寻不着”。

  上头这盆什锦,我们拿着菜单一个一个地对,也没对出个名堂,得厨师解答——扎西康桑,他通俗地给我们译作“藏式什锦沙拉”,奶渣,人参果,玉米粒,红豆烩炒得成,不瞒你,我取了一盖碗,愣是一粒渣儿都没留。

  好的菜品,须得好的食材,还要经过好的手,寻常的七滋八味要做得见随性,却不失精髓,最后还得过食客的检验。哪里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  对于美食,从来都不仅仅只是“好吃”的标准。都说老饕厉害的是舌苔,稍许的咸淡轻重都能辨得出,但最深邃的精妙之处,哪里又岂止于食物的味道和材料做法,明明在于我们体验食物之时,那点眷恋的缘由啊。

  这次昆明华邑酒店西藏美食节,主厨团队是和食材一块儿从拉萨坐一辆飞机过来的,“今天我们尝到的每一口食物,都是主厨在当地菜市场亲自采买而来。”

  都说文人使起性子来的时候总让人忍俊不禁,厨师一旦起了心动了念,他能直接让你和食物相爱。没见过没吃过又有什么关系,厨子能直接给你做出幸福来。

  这吃下去的哪里只是眼前可见的牛羊,更是厨师挪了灶和锅,活色生香腾起的烟火气啊。再上一层的可贵,是所有食物的制法完全还原了本土形态,“今天我们能尝到的味,就是本宗的西藏味。”

  食物之于人,就是狭隘的世界观。我的藏族朋友达娃便是如此,她带我去过的藏餐厅,在家打给我喝过的酥油茶,对她而言是最牢固的生理记忆,对我来说,却是被打开的另一道食物的门,和被丰富起来的味蕾禁忌。

  藏族饮食文化不见得多样而丰富,却粗中见细,讲求专致。人也如此,若所求极少,便也就少有不快活的理由。

  重头戏唐卡要开脸了。这是唐卡绘制过程中的最后一道工序,亦是最难,最点睛的步骤。

  被称作“藏文化百科全书”的唐卡,题材涉及广泛,绘画颜料尽取自天然,通过金粉、朱砂、珊瑚、绿松石、青金石等矿物原料制成。

  向画师扎西讨教,“我不懂,但看起来就和我们熟知的作画颜料不同。”扎西说,“每一种颜料经研磨制成可能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,一幅唐卡的制作,是自然、时间、信仰的结晶。”

  开脸时刻到,画师扎西净手后,面对唐卡呢喃念经,虽师出新派,但丝毫不丢当循的宗教仪式感。唐卡师的虔诚会在画作上有体现,无关乎你懂不懂,解不解。

  全场大半宾客都绕在画师扎西的四周,他不动声色,在那短短的几分钟里,保持内心的清明,立定成一棵植物的模样,是整场晚宴最鞭打我内心的时刻。

  在昆明华邑酒店西藏文化美食节活动期间,唐卡师扎西也会每晚于现场复刻唐卡。

  登上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的藏戏,历来只在藏族传统节日上表演,演出的舞者们来太太厉害,扎念琴乐师的名头太多,写十排都挂不完。我只能说,“别的地儿请不来,别的地方你瞧不着。”

  宴席厅内设置了很多极具特色的西藏符号,大至装置陈列物品,小到餐桌的桌旗,和墙贴的画幅。我和同行小伙伴戏称,活动结束后,希望可以摆上一摊跳蚤铺,把这些家什物件儿给摆弄回家。

  如果我们对西藏一贯的印象是白色,这次美食节我们看见更多的却是西藏的“红”。

  姑娘唇上的红,点缀在藏服上的珊瑚红。白色就让它留在世界第三极,而我们在这里,由这抹无处不在的红,就像是能和遥远之地的神山圣水对话。

  食欲之于人,是最原始又动人的东西,但食物本身,却可能并不是整桌餐席里最给人带来食欲的元素。

  我们最热爱的,是和朋友达娃吃藏餐的时候,她说起阿加手起刀落卸下肉最厚的那根羊排给她时,勾勒出的那个和少时无差的笑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