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装修学堂 >

装修学堂

春节开电动车回家老家人纷纷被种草了

  ()虽然预感到春节返乡开电动车可能会遭遇各种麻烦,但李牧依然决然地开着他的AION S Plus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  为了躲避拥堵,1月28日凌晨5点30分,天还没亮李牧就驾车出发了。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当行驶到京港澳高速末段时,他还是陷入大规模拥堵中。“河北疫情防控比较严格,每一辆下高速的车都要进行安检,所以大家都被堵在了高速路的出口。”

  此时,李牧的车续航还剩150公里,为了避免在家门口抛锚,李牧关闭了车内所有电子设备,这才有惊无险地到了家。

  去年国庆假期,“排队一小时,充电四小时”的窘境还历历在目,节假日返乡,已成为大多数纯电动车主的噩梦。

  但当车主们将“电动爹”开回老家之后,却又是另一番风景。当这些陌生的、新奇的电动车出现在三四线城市的大街小巷,“家人们”立刻围了上来,评头论足。

  “今年春节把我的特斯拉Model 3开回老家,身边不少朋友都被特斯拉的智能化种草了”,特斯拉车主方源告诉未来汽车日报,在智能化面前,对续航问题的顾虑也就被部分抵消了。

  电动车随着主人在一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之间穿梭,渐渐地在下沉市场撕开一条裂缝。

  黄晓东至今仍记得,2017年第一次开Model X从上海回盐城过春节时,引起的小范围轰动。

  “那个翅膀(车门)打开的时候,真的引起了大量围观!”黄晓东回忆,当时至少吸引了二三十位街坊邻居来看车,还有年轻人兴奋地喊父母一起来开眼界,黄晓东直言“挺满足虚荣心的”,“我这辆Model X可能是盐城第一辆特斯拉”。

  春节期间走亲戚,面对别人的询问,黄晓东忍不住安利起来,跟男生就说加速快,前所未有的驾驶体验。男生开车不就图这个吗?面对女性亲友,黄晓东便列举特斯拉的辅助驾驶、语音操控等智能化功能,“跟女生就得讲开起来有多省事儿”。

  在黄晓东的三寸不烂之舌劝说下,曾经对电动车极为鄙夷,视其为“工业垃圾”的老父亲也打算买一辆Model Y了,“一开始(父亲)还说电动车技术不行,但是在亲自驾驶几次之后就慢慢转变了态度”。

  相比黄晓东的自信,方源回家之前还颇为忐忑,甚至做好了被老家人集体吐槽的准备。

  方源的老家位于山西的一座县城,在他的印象中,这座小县城里有车的人家不少,但买新能源车的却寥寥无几。当方源开着他新买的特斯拉Model 3回家后,他和他的车瞬间成为坊间热议的焦点。

  方源开Model 3回县城的第一天,路上行人都会多看几眼。回到小区,门卫也来搭讪。这台特斯拉Model 3为方源赚足了回头率。

  “小县城的薪资水平相对较低,大家对车辆的使用成本格外敏感。”方源认为,油价高居不下,使用成本低是大家对纯电动车产生兴趣的一大原因。

  方源算了一笔账。目前山西95号汽油的油价大概为7.7元每升,按照百公里6升油计算,燃油车每公里的使用成本约为0.5元。而电动车的百公里电耗大约为18千瓦时,折算下来每公里成本不足0.1元。

  在此基础上,一些造车新势力还推出诸多福利为用户减轻电动车的补能成本。蔚来ES8车主宋振告诉未来汽车日报,蔚来汽车的车主每年可享受12次免费异地加电(离开常住地200公里即为异地)。“过年自驾出行充了两次电,没有花钱,反而还赚了108积分。”

  方源回到老家第二天,就有邻居拿着奥迪A6的车钥匙来找方源换车,想体验一下这辆特斯拉到底好在哪里。光看外表,“邻居以为Model 3至少也要60万元”。

  几圈试驾下来,特斯拉展现出强大的种草能力。方源的邻居当即决定来年换车一定要换辆特斯拉。邻居感慨,与自己的奥迪A6相比,Model 3更像是一款跨时代的产品。

  老家在河北某三线城市的理想ONE车主陈池告诉未来汽车日报,他入手理想ONE一个月内,周边朋友对新能源车的态度出现了180度改变。

  “记得刚把车子提回来的时候,身边朋友认为我交了‘智商税’,花30万买一辆名不见经传的新能源车。”在陈池的老家,豪华品牌才是牌面的象征。

  不过“真香定律”很快显现。提车后,陈池乐此不疲地向身边朋友安利这款理想ONE。从NOA导航辅助到中控三联屏再到理想的售后服务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  陈池调侃自己比理想汽车的销售还要称职,为了让自己的推销更有说服力,陈池甚至在朋友中放话,谁想试这台理想ONE可以随时开走。最终,有两位朋友被陈池同化,相继成为理想ONE的车主。

  小地方消息相对闭塞,愿意尝鲜的人也不多,在方源、黄晓东、陈池等“尝鲜”者的感染下,纯电动车逐渐向三四线城市渗透。

  越来越多的归乡游子开着各种各样的电动车回家,一条电动车鄙视链正潜移默化地形成。

  在燃油车领域,超豪华品牌、豪华品牌、合资品牌与自主品牌由上到下,已成为一条成熟的鄙视链。

  但在新能源车领域,这套规则却行不通了。在电动化的浪潮下,汽车品牌被洗牌、重塑。市场格局未定之际,不同品牌的车主有一条专属于自己的鄙视链。

  在一些小城里,大家喜欢简单粗暴地将价格作为鄙视链的标尺,凭借理想ONE超过30万元的售价,陈池自然而然地站在当地新能源车友会鄙视链的上层。在陈池看来,能够拥有一辆20万元以上的新能源车,已经可以成为当地“富人”的象征。

  “小城市购买力弱,敢花30万买一辆BBA燃油车已经可以算作富裕家庭,而购买同等价位新能源车的家庭,则少之又少。”据陈池介绍,当地大多数新能源车是10万元左右的代步车。

  蔚来、理想和小鹏同属造车新势力阵营,品牌属性相同、消费群体较小,这使得蔚小理车主们在三四线城市形成抱团之势,组团占据着鄙视链的上游。“我们县有一个造车新势力车友会,共有十余人,大家经常在群里交流。”

  一方面,特斯拉为方源吸引了不少羡慕的目光,另一方面,经历了刹车失灵、频繁调价等负面事件,方源也面临诸多质疑。“真要刹不住车怎么办?”“你怎么不等价格降一降再买?”刚开始方源还会不厌其烦地对朋友们解释,但解释多了方源也麻木了,所幸一笑而过。如果不是因为频频陷入舆论危机,“我很愿意向老家人推荐特斯拉”。

  处于鄙视链下游的,是那些自主品牌。陈池依然以售价论长短,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型目前的售价在10万元上下,在老家人眼里,与造车新势力产品的价格区间不在一个维度上。方源认为,现阶段自主品牌电动车的智能化程度较弱,与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相比,顶多算“半成品”。

  不过对于那些自主品牌孵化的“创二代”,方源与陈池表现出极大认可。陈池曾偶然在县城看到过一辆岚图FREE,忍不住与这位车主攀谈了几句,还将他拉入了造车新势力车主会,除了售价与智能化的门槛,在陈池看来,这辆车在当地仅有一辆,以稀缺程度来划分,这位岚图车主应该站在鄙视链的顶层。

  至于那些豪华品牌推出的纯电动车,方源和陈池一致表示不理解,“有那么多钱为什么要买一辆油改电的车?”

 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,2021年,新能源汽车下乡车型共销售106.8万辆,同比大增169.2%,比整体新能源市场增速高约10个百分点,贡献了近3成销量。

  “这是一片增量市场。”中汽协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认为,当前是新能源汽车推广的关键时期,往三四五线市场下沉极为重要。

  不过现阶段下沉市场显然不会是高端新能源车的主场。中国电动车百人会发布的《中小城市与农村电动汽车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中小城市居民购车预算普遍在8万元左右,农村在5万元左右。

  物美价廉始终是攻占农村市场的重要筹码,这是五菱宏光MINIEV大卖特卖的一大原因。官方数据显示,2021年,五菱宏光MINIEV累计销量已经超过42.6万辆。

  特斯拉以及造车新势力主销车型的售价均在20万元以上,较高的售价很难撬动下沉市场的消费者。这令电动车新贵们对下沉市场爱而不得。

  其实,特斯拉早已意识到下沉城市蕴藏的广阔空间,一直在努力降低成本、继而下调产品价格,以吸引更多消费者。从2020年开始,特斯拉的车价一降再降,如今入门价格已经降到20万元的水平。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还表示,未来特斯拉产品将实现10余万元的价格。

  蔚来则针对更低价的大众化市场酝酿推出一个全新品牌,并已经在合肥启动新车型的开发,定位将低于现有SUV和轿车,计划年产6万辆。

  下沉的野心不仅体现在价格层面,新势力还规划了数量庞大的门店以及充电桩等配套设施,准备全力进攻下沉市场。

  从2020年开始,特斯拉门店接连入驻盐城、南宁、湖州、泰州等三四线月,特斯拉还在全国范围上线个超级充电桩,其中包含汕尾等低线城市。

  蔚来与理想的销售网络和基础设施也在覆盖越来越多的下沉市场。目前蔚来的销售渠道已经向内蒙古、黑龙江等地的三四线城市渗透;理想则计划在2022年将门店数量扩充到400家;小鹏牵手汽车经销商中升集团,实现销售渠道下沉。

  新势力们摩拳擦掌,但要想占领三四线城市,也绝非易事。“下沉市场的购车观念与一二线市场不同。并且下沉市场的销售链多由4S店与汽贸城主导,销售环节复杂。若想提升低线市场的购车观念以及打通销售环节,特斯拉们或许还需要努力三五年。”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分析道。

  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